99书屋 > 都市言情 > 风流手艺 > 卷二 小镇风流 第14章 梦里爹娘
    李强搞明白小芹为啥要和自己分手原由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快十点了。

    这时候他虽说雪上加霜地再受巨创,心神俱伤,但是脑子却出乎意外地清醒。

    同时他现在痛苦归痛苦,还神奇地不再那么绝望。

    于绝望中有那么几丝振作。

    这是一种痛苦来得过急过猛,已经迅速将人打到底线的绝地抗争现象。

    就像股票跌到最底部再也跌不下去就要进行哈小反弹一样。

    不过目前这也就只是个小反弹,能否反转?就要看主人自身的心理素质了。

    现在终于知道小芹为啥痛下决心与自己88了,原来是因为那个字,穷!

    是呀,想咱李强,老爷子去后,就算是彻底失去了依靠,谁看着自己现在这鬼样,都会觉得自己将来再没什么前途希望了。

    一个连房子都快保不住养活自己都成问题的男人,又有啥资格去搞什么对象呢?

    凭啥让人家那好的姑娘小芹跟你呢?

    哎,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没用,少壮不努力呀!

    当初要是好好念书,考个医学院什么的,回来也能像老爷子这样进家国营医院做师,有份稳定的职业,小芹家也许就不会嫌弃咱了吧?

    但是现在才想到去后悔,又有啥用呢?

    只是小芹这事目前虽然已经明白过来咋回事想追回来也已完全没那可能,也就罢了,但是家里这房子问题又该怎么解决呢?

    这可是个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

    目前看来,自己似乎也只有出去借这一条路可走了。

    或者明儿去老爷子医院找那个什么桂阿姨谈谈,看看咱如果咱放弃这套房产又会得到什么好处?

    要是好处够多的话?干脆,不要房子拿笔钱出去闯世界得了。

    反正在这破地方,自己也没啥可留恋的了,小芹已经插到牛屎巴上去与自己没啥关系了,只要把爹娘墓地安顿好,托个人照料,自己也巨事一身轻去哪都没啥问题了。

    离开这里后,咱有老爷子临死前传的这手绝活,还怕在大城市里闯不出一条活路来?

    小芹既然不愿给咱做,那咱以后有机会再去找旁人做,活人难道还会给憋死不成?

    又不是做什么人体医药实验,有危险,是给人家做免费,有啥不好找人的呢?

    大不了就找像月儿她娘那种老女人做,难道还怕没女人愿意享受免费?

    哎,今儿已经不早了,睡吧睡吧,明儿一早就先去后山坟头与两位老人家商量商量,打个招呼,免得以后大家在那边碰面时,老爷子埋怨咱没保住他这套破房子。

    房改的钱,你都没交清,就乱给孤儿院捐个什么款?

    自己都在流鲜血,还惦记着给人家治什么痔疮撒!

    老爷子呀老爷子,你也真是够可以的!

    虽说给孤儿院捐钱是娘临死前遗愿,但是娘生前又没和咱说过,鬼晓得是不是真的?

    不会是爹真看上什么孤儿院里的美女了吧?

    娘呀娘,有机会过那边去串门,这事咱还真想好好问问您。

    我呸,什么叫有机会过那边去?掌嘴,洗了困,明儿还要早起办事。

    李强心里虽说洗了睡,但事实上却啥都没洗,就这么把自己往一扔,被子也不盖,心力憔悴地蒙头大睡起来。

    而他这一睡,还别说,梦中还真到那边去了一趟,见着了他死去差不多十年的娘。

    “是小强吗?你怎么到现在才过来看娘呀?你爹虽然早过来了,不过却忙得很,整天都没工夫理,娘还是没人说话得很呀!”

    啥,那没心肝的爹,怎么不好好陪娘呢?这年轻漂亮的娘不陪,还在外面瞎忙个啥?

    于是就连忙问娘爹都在忙些啥?

    但是问后却发现,娘像是完全听不见自己话一样,依然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

    而且娘现在所说的话,自己似乎也听不见了,只看到娘漂亮秀气的小嘴,在那里一张一合的,讲得很是有点兴奋。

    咋回事?是咱变聋哑了?还是娘变聋哑了?

    爹呢?果然不在,那死爹,等哈他回了,咱一定要好好质问他一哈,问问他为啥总在外面瞎忙活不陪娘说话。

    嗯,咱娘看着可真是漂亮呀,比小芹都漂亮,也不知咱爹当年是怎么把娘骗到手的?

    现在却不晓得珍惜娘陪娘说话,真是不该呀!

    咦,怎么又能听到娘说话了?不对,娘这不是在说话,而是在唱歌!

    这不是娘平日里最喜欢时常带在嘴边哼的那首四季歌吗?

    什么春季到来绿满窗,什么大姑娘窗前绣鸳鸯……

    娘这歌唱得,可真是好听呀,听娘唱了这多年,一点都没听厌。

    哈哈,爹回了,爹!怎么不理咱?就晓得去和娘亲热说话!

    嗯,我倒要好好听听,爹这整天在外面忙,都在忙些啥?

    啥?被李莲英老祖宗叫去问话了?还被太后老佛爷召见了?

    我靠,咱爹这下真出息了,都混到皇宫里去干活,那一定很快就能富贵起来吧?

    好呀,好呀,这下娘以后有好日子过了。

    娘呀,您就别再埋怨爹在外面瞎忙活了,男人在外面忙事业,应该,很正常嘛!

    但是不对呀,怎么爹娘这会都像是看不到咱也听不到咱喊他们一样?

    不行,咱得再大点声喊喊,兴许是他们耳背没听到,咱不能老是被他们无视呀!

    爹!娘!

    现实中李强在突然大喊一声爹娘,而后悚然一摆头,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爹!娘!

    李强从睡梦中惊醒后仍然躺在望着天花板伤心凄苦地叫了几声爹娘,这才无可奈何地作罢不再叫了。

    但是他脸颊上这时候却又无声无息地流下两行伤心泪来。

    原来是场梦,怪不得一哈把爹娘全见着了!

    李强流着泪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