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武侠修真 > 无良公子 > 飞贼生涯 第010章 亲如一家
    玉桃握着陆如风的手,倒没有推到外面去,也没有拉到她身上,而是让他的手若即若离地贴在自己的那柔软的身子上。此时的陆如风已经比较满足了,在这寒冷的夜里,玉桃那身上的热乎滋味从她那手上、她的腰上向陆如风传了过来。这也叫陆如风这个还不曾沾过腥儿的童男子不免热血沸腾起来,不过,到了这里,陆如风却再也没能前进半步。玉桃并不是不想那事儿,自己的丈夫去了半年多,那身子就再也没有让男人碰过,多少次夜里睡不着的时候,也时常想起六子弟来,心想,要是像小六子那样的后生能为她顶着这个家来,那自然是她玉桃的福气,可人家从来连个真名字也没告诉过自己,又那么有钱,说不定心里还惦着别的女人呢,而自己却是个寡妇,要是自己的身子还是个黄花大闺女,那也许能配得上六子弟。她有心让自己的女儿柳叶做他的妻室,可也吃不太准那六子到底是啥心思。现时柳叶还太小,不太懂得那男女之间的事情,虽然跟六子关系还没错,可谁知他们是哪一种感情呢?更何况平时都让柳叶叫他六子叔,如果真的提出来让柳叶跟了他,那这关系传出去便不太好听。再说,自己心里也正喜欢着六子兄弟,心里巴不得早跟六子弟合了铺,过几天舒坦的好日子,免得整天提心吊胆的。

    玉桃就一直那样不远不近不松不紧地握着陆如风伸进来的那只手,直到听到了陆如风那均匀的呼吸,知道他定是睡着了,玉桃便有些忍不住地试探着轻轻拉了他的手到自己的上,尽管陆如风已经睡着,可那毕竟是一双男人的大手,当那大手被拉到她的怀里时,玉桃的心也是禁不住跳了起来,她心里是多少渴望那是六子兄弟自己摸上来的呀。玉桃还算是个有节制的女人,她只把陆如风那手在自己的**上放了一小会儿,便赶紧慢慢地拿了下来,她清楚,这男女之间的关系就是那干柴和烈火,一旦点燃了,就会烧个不停,直到两人化为灰烬的。

    陆如风在玉桃身边没思没想地睡了过去,夜里玉桃拉着他的手摸她的事情他并不知道。他折腾了一宿,实在疲乏,便一觉睡到了大天亮,当他从热炕上醒来的时候,玉桃早就下去做饭去了,家里有了男人,女人更加勤快,她是什么时候起来的陆如风都不知道,这当飞贼的陆如风也并不是什么时候都支楞着两只耳朵,他也有完全放松的时候,尤其是去整了那两个常来捣乱的混帐东西之后,他更是心无二事了,所以竟睡得很香。他揉了揉眼,从炕上坐了起来,可他却是吓了一大跳:原来柳叶也还躺在炕上。

    难道自己跟柳叶圆了房?他猛地摸了摸自己的身上,一看,衣服还都穿得好好的,昨天夜里睡在人家母女的炕上,哪敢脱了衣服,这样囫囵身子睡个热炕就已经不错的了。

    柳叶与她娘冲着腿睡觉,自然也跟陆如风冲着腿,所以陆如风坐起来的时候,便正好看见柳叶那露在外面的俊脸,也许是热炕的缘故,柳叶的脸红敷敷的,很是好看。那高高的鼻梁,长长的睫毛,还有那长长的眼角,真想不到长这么好的一个姑娘,竟出生在这么苦的家庭里,看来人的命都是天定的了,想让你享福,就让你下生到富人家里,想让你受罪,就让你下生到穷人家里!陆如风说不准自己是老天要让他来这个世上受罪还是要让他享福。他自小就没了爹娘,却也没少了钱花。

    柳叶睡在炕头,玉桃正在下边烧火,那炕自然热得不行,在这地方,别的缺,这柴草可是不缺,所以每天做饭不做饭的,玉桃都会把那炕烧得热热的。此时也许是柳叶觉得炕头太热,受不了,一条白腿便从那被窝里撩了出来,正好摆在陆如风的眼前。那腿那个白呀,直刺他的眼睛,要不是还有一截被子盖着,怕是连那大腿根都要露了出来!陆如风的眼睛不自觉地被那条雪白雪白的腿吸了过去,他想像着那雪白的大腿里会是什么样子,一阵热血涌了上来,心口腾腾地跳得厉害。柳叶的腿向他这边伸着,那小巧玲珑的脚就在他的身边,他真想伸手去捏上一把,却又怕把她弄醒了让她臭骂一顿。也许是放在外面时候多了,那腿冷了下来,柳叶又把那条腿缩了回去,陆如风甚觉遗憾,不想这时柳叶的两只胳膊又从被窝里伸了出来,搭在被子上面,看来是真的热了,她闭着眼睛,懒懒地两手拽着被子往下拖了拖,这一拖不要紧,她那挺着两个小肉包子的胸脯也露了出来,虽然说穿着一件棉布衫子,可那衫子定是穿了几年了,很薄,看上去也很软,两个小肉包子很明显地挺在那底下,陆如风连那都看得十分清楚。坐在一边的陆如风裆里立即支起了小帐篷,要是没有那被子盖着,连他自己都会觉得羞的。这时,柳叶两手拽着那被头往上拉了一拉,正好让那被头抵在自己的小胸脯上,两个肉包子挺得更明显了。真是一对宝物呀,陆如风觉得女人身上这是最诱人的东西了,因为女人的胸脯是盖不住的,而且有时候还要在人前一晃一晃的,却又不轻易让人去摸,而男人眼瞅着却不能摸的东西便会更加眼馋,想入非非了。柳叶伸开两只胳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打了个呵欠,看来是醒了,陆如风赶紧收起了目光,可那支起来的小帐篷却就是消不下去了。

    “娘,吃饭了不?我饿了。”柳叶在被子里叫了一声。

    “急什么,你六叔还没醒呢,让他多睡会儿吧。”玉桃在下边小声地道,生怕惊醒了陆如风。

    “我六子叔?”柳叶有些疑惑了,她立即从炕上爬了起来,一看,陆如风正坐在炕上呢,柳叶不觉一阵脸红,毕竟是十五六岁的大姑娘了。与一个男人睡在一盘炕上又是不过二十几岁的年龄,怎么不让人害羞?陆如风把手指抿到自己嘴上,示意别让她出声,柳叶果然没有出声,她坐起来时也没有穿上外衣,胸前那两只玉兔更加明显地晃动着,陆如风忍不住往那儿扫了一眼,柳叶虽然平时与六子不拘小节,可现在毕竟是两个人在炕上,自己还没穿衣服呢。但陆如风并没有下炕的意思,柳叶赶紧抓过那棉袄来穿上,又想去拿棉裤,可要是那样,她就得起来,露出那衫子以下的白身子来了,平时都是娘起得早,是娘把那棉袄棉裤的都给捂热了再拿给她,陆如风不让她说话,她坐在那儿只好难为情地看了陆如风一眼,又看看那棉裤,示意陆如风把那棉裤给她拿过来,陆如风只一伸手就抓了过来,扔给柳叶,柳叶努着嘴让陆如风把脸扭过去,陆如风只好把脸别向另一边,柳叶趁机把那棉裤掖到了被子底下,那眼瞅着陆如风的脸,生怕他回过头来偷看自己穿衣服。陆如风倒是很讲信用,直等到柳叶小声地道:“好了”他才回过头来。柳叶妩媚地朝他笑笑,然后把被子一下子掀了起来,让陆如风看她已经穿得好好的了,她像一个孩子在炫耀自己那被子底下穿衣服的本事。陆如风觉得她更加可爱了。

    “你穿上了没?”柳叶伸过脸来小声好奇地问道。

    “我就没脱!”

    “没脱?”柳叶有些不太相信,把手伸到陆如风的被子底下一摸,果然摸到了陆如风的裤子还好好的穿在身上,他连袜子都穿着呢!柳叶娇嗔地朝他笑了笑,她还以为这六子叔今天夜里早就跟她娘睡了呢。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她爬到陆如风的身边凑过脸来小声地问。

    “快天亮的时候。”陆如风看着她那好看的脸道。

    “是不是去惩罚那几个坏蛋了?”

    “你还挺精灵的嘛!”陆如风在她探过来的脸上又轻轻地刮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