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都市言情 > 极品纹身女郎 > 第三十五章:石女的秘密
    话出来没人相信,估计连鬼都不信。]哥居然在这一个多小时里,没有任何行动。尼玛禽兽不如啊!

    因为琳小妞睡得很沉很香,我根本不敢惊动她,连一丝轻微的亵渎也不敢。我把她轻轻放上枕头后,只是侧身托着下巴痴痴望着她。

    沉睡中的琳小妞真的很美。皮肤细嫩得像水豆腐,小小嘴巴微张,露出一丁点白白的齿痕。我这才发现,她的眼睫毛又长又密很是好看。只是她好看的秀眉微微皱着,似乎在梦里也显得不开心。

    望着琳小妞娇美的样子,我心里涌起柔情万般:哎,小妮子这十九年来过得的确悲惨了些,现在已经是我的女盆友鸟,必须要对她好一点再好一点,不再让她伤心,要给她所有的快乐,幸福,嘿嘿当然还有激那个情,高那个潮。

    其实我很想轻吻一下琳小妞白玉般的脸庞,但又怕惊动了她,只是这样傻傻望着,痴痴望着,闻着她甜甜的少女幽香,听着她轻柔的呼吸声,这样的感觉已经很好……

    突然间,琳小妞猛地翻了个身,喃喃地说了声“冷”,又把身子拱进我怀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做梦。哎,其实我已经帮她盖好毛巾被,这种深夏天气哪里会冷呢,想来是因为心冷,因为孤单。我轻柔地搂住琳小妞,充满了温情,充满了爱意,小妖女琳小妞,绝对值得用一生去爱怜呵护……

    …………

    迷迷糊糊间,我忽然被一阵乱踢乱打惊醒。]原来是琳小妞在暴虐哥。她还大喊大叫道:“天啊!快八点了,我要迟到出大丑了!你这贪睡的大懒猪!还说七点叫我呢,自己睡得跟一只死猪似得,竟然还打呼噜!”

    琳小妞暴虐了我一顿后,“咚咚咚”光着脚丫子跑出了房门。哎,原来每天不被琳小妞虐一次,还真心不习惯。

    今天好奇怪啊,下去吃早餐时,宝姐居然端坐在客厅上,表情古怪地望着我。忽然淡淡说了一声:“小蛋蛋,你跟琳儿好上啦?”

    咦不会是宝姐看到琳小妞从我房间出来了吧。我老脸一红,心想这种事也没啥好瞒的,就点点头说:“是的,我跟琳儿两情相悦,所以……”

    我本以为宝姐会高兴,可她却阴沉着脸,忽地长叹一声说:“小蛋蛋你坐过来,有事跟你说。”

    我依言坐过去后,宝姐却长吁短叹的,良久都不说话,忽地来了一句:“你俩睡在一起啦?”

    擦!宝姐你杂这麽八卦,这种事都问得出口。我一脸黑线,但是看到宝姐的紧张样子,只好期期艾艾地说:“就……就是睡在一张床上……我俩绝对没有那啥,很纯真的。宝姐,你看我像这种人吗?”

    “哼!你就是个有色心没色胆,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小色狼!”宝姐啐了我一口,忽地又失笑说:“就算你想干什么也干不了,只有干着急,哈哈。”

    不过宝姐笑过之后,说出了一句如同晴天霹雳的话,她说:“哎,琳儿这傻丫头,她犯傻,怎么小蛋蛋你也跟着犯呢。你们俩个,是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的。”

    擦!宝姐这话是啥意思!我一下子就怒了,忍不住想开口分辨,却被宝姐拦住,她说:“小蛋蛋你先别着急,等我把话说完……你知道吗?我们隐纹师都是石女,永远无法结婚,永远得不到爱情的,永远是一个悲剧。”

    尼玛这是真的吗?我无法跟琳小妞在一起?!石女?又听说石女,石女到底是什么的干活啊!我郁闷得想死,就开口问道:“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相信,你骗我!”

    宝姐长叹一声,拍拍我的肩膀说:“小蛋蛋,你先安静下来,听我慢慢说吧。”

    然后,宝姐就把个中缘故仔细告诉了我吧。原来所谓的石女分为先天跟后天,有些是先天的石女,而有一些,则是达到隐纹师第三层初阶后,自动变成石女。

    石女就是女性神秘地带的那一张mo极其坚韧,坚韧到无论用什么器具,都无法tong破。换句话来说,就是石女的一生都没法子进行男女之间的事,一生都要做chu女。

    宝姐又继续说,而且不仅仅是这样,还有更悲惨的。石女就是一个灾星煞星,如果不幸爱上某个男人,命运之轮就开始转动,好个男人就会有各种惨事发生,直至身亡。宝姐说这样的事情,她们师门有太多太多例子了。所以隐纹师就是世界上最悲惨的女性,不能爱,不敢爱,无法爱。

    这时宝姐还举了一个最现成的例子:比如她的师傅,就是因为对勤伯的痴情有了一丁点动心,结果弄得两人险境不断。她师傅好几次想要赶勤伯走,可勤伯就是不肯。于是勤伯的下场极惨,几次险死还生。还好他本身是个牛叉的风水师,师门又很强大,才不至于命丧,但也落得个身子残疾。

    宝姐说道:“勤伯本来是个天纵之才,可风水师修练到四阶中阶后,几十年来再无寸进,反而不断退步,恐怕也是受到命运之轮的诅咒。呼,我们隐纹师所作所为都是逆天之事,所以受到天地规则的惩罚。对于命运,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挡。”

    原来勤伯身体的残疾是这样得来的。我心下戚戚然,又不免慌乱跟愤怒。那我跟琳小妞之间的恋情,才刚刚有了个开始,就要……这时候就听到宝姐说:“小蛋蛋,我说了这麽多,你听明白了没有?为了你好,为了琳儿好,你们之间……今晚琳儿回来时,我会点醒她的。”

    “嗯,宝姐,我知道了。”我木然地回答,可心中凄然万分。感情这玩意已经产生了,说灭就能灭的了吗?好不容易跟一位自己动心的女生在一起,偏生她是位隐纹师,什么鸟石女。老天为什么要这样捉弄我啊!我又心有不甘地说了一句:“宝姐,那几千年来,就从来没有隐纹师能够打破规则,改变命运,幸福快乐地过一生吗?”

    “这……倒不是没有。”宝姐眼中神彩闪了一下,但马上又复黯淡,她垂下头叹声说;“那根本只是个传说,也就是听听开心一下摆了。”

    “真的有人能打破命运?那她是怎么做到的?我也……宝姐,你就说来听听呗。”我一听,就像是无边黑暗中发现了一线光线,连忙哀求宝姐继续往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