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都市言情 > 我的傲娇女王 > 030、心声
    她走过来坐在沙发边缘,帮我按了起来,手法很娴熟,我也觉得很舒服,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学过这个玩意,信手拈来,还蛮舒服的,但想让她亲自帮谁按摩的,估计除了我之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男人了,就在目前来看,享受过这一按摩的,我想也就只有我了。]

    想着想着,我突然翻过身,抓住那双白嫩的手把她拉到了怀里,宁碎碎惊讶的啊了一声,声音小的可怜,我直接吻上了她的嘴,她也只是象征性的躲避了一下,然后就很热烈的回应着我。

    怒火中烧。

    我再次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右手下意识附上了她胸前的那座高峰,我们一起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现在的宁碎碎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存在了,我们也只玩过接吻,这个还真是第一次。宁碎碎几乎是情不自禁的嗯哼了一声,双手把我抱得死死的。

    一个如狼似虎的女人,一旦被挑逗成功,那后果绝对是不敢想象的。

    我脱掉了自己的上衣,光着膀子,宁碎碎的那件外套也被我脱掉了,我双手直接从她衣服里面伸了进去,就更显得肆无忌惮了,要不是死死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估计这会她早就喊出来的。

    可就在我想更进一步的时候,宁碎碎触电般的反应过来,抓住了我放在她肚子上的那只徐徐向下游走的右手,明显是不想让我再得寸进尺了,其实只要我稍微强势一点,也许她今晚就真的从了我,但我还是做了一回畜生不如,并没有违反她的意愿再继续下去了。

    我长吁了一口气,坐了起来,宁碎碎也跟着坐了起来,她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服,然后靠在我怀里,双手不断的抚摸我那自认为还算健康的皮肤。

    我靠在沙发上,搂着她的肩膀,心如止水。

    宁碎碎趴在我怀里,轻声道:“阿定哥,你怪我吗?”

    “怎么会,我还怕你怪我呢!”我笑了一声。

    宁碎碎在我胸膛上咬了一口,脸鲜红的娇艳欲滴,她努力把自己的脑袋往我怀里挤,柔声道:“我们已经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我想你也不会轻易的就推开我了,但是我知道,现在的你,背负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现在的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想别的事情,你有你需要去背负的责任,还身后还有一个宁家,一个大家族正在等着我,爷爷一直想要撮合我们,但是我知道,现在的你,如果真的想要我的话,那么我肯定不会拒绝,但是我知道你只是一时的冲动,我等你,等到你把所有事情都办好,我是你的女人!”

    我是你的女人。{www.laishushu.com}

    对于一个女人来讲,如果不是到真爱的那一天,有几个敢说这样的一句话?况且以宁碎碎这样的条件,她能说出这句话那得多大的勇气?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给不了给不了她一点能够让她安心,让她开心的幸福。

    所以有时候我特别矛盾,对待感情我也一直比别人慢半拍,真要说爱上谁,我可能也就真的也就喜欢现在在我前面的宁碎碎,但是,我没有办法肯定,现在的我有一天会不会被魔都这群人给完完全全玩没了,这几天的生活,刀尖上的日子,我没有办法肯定我现在的下半辈子,所以我根本不敢答应给宁碎碎什么,但宁碎碎刚才的话,就告诉我,她喜欢我,同样我也喜欢他,她愿意等我,这样的女人我要是还拒绝,我就真的禽兽不如了。

    哥哥过世之后,我自己的人生来了个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是我以前不敢想象的,我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有一天能够让自己爷爷这么的看重我,也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魔都街头把某某高官的儿子打的面目全非,也更没想过自己会承受这么大的压力,以至于我时时刻刻都得把脑袋拴在裤腰上,同样的,我也没想过自己会把以前那个我除了仰望仰望还是仰望的宁碎碎抱在怀里。

    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单纯的只是为了复仇?显然不是,归根结底还是自己的心态又或者是自己的想法发生了改变,这个改变在宁碎碎再一次进入我的生活后,在我哥哥突然离开我身边后,在爷爷突然开始非常的器重我后,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才开始慢慢的成熟了起来,知道自己应该要去承担什么,去担负这什么,而不是去逃避。

    这种强大的落差以至于我自己很多时候都没法想象,如果哪一天等我再次见到秦家的那些杂碎,或者见到我在大院那时候的那些在一起玩的人,我想,他们应该都会觉得我变了一个人。

    其实我还是我,还是那个韩定,只是有些时候对待某些人我可能会比较偏执,这或许就是走向社会之后性格上潜移默化的发生了改变,但归根结底,我还是觉得自己太善良太柔软了,看小说看电影的时候经常会有这样这样一句话,想做大事就必须要心狠手辣,说实话,我这辈子可能都达不到那种境界了,所以我一直认为自己永远都比不上哥哥的能力。

    我爷爷,韩汉阳,韩家,二十年前,这些都是我最近频繁听到的一些东西,但我至始至终都不知道真正的谜底在哪里,我不急吗?难道我就不想知道有关自己韩家的事吗?肯定不是,可是我又能去找谁诉说?唐老爷子?他会告诉我肯定早就告诉我了,对于他那样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来讲,有些事情到达了一定高度肯定是要有所保留的。王路明也许知道一些二十年前的事,但以我现在跟他的关系,我怎么可能去问他?宁老太爷肯定也知道,但每次想到自己跟他聊天的那次,我就知道这件事想从他口里说出来这辈子可能都没希望了,其余的,还有谁知道?

    没有了。

    现在我还没办法给我爷爷打电话,现在的我找谁问去?

    每次想到这件事,我他妈都有种撞墙的冲动,这就好像猜谜语,明明要快猜出来了,却一直好死不死的卡在那里怎么也猜不出,这种感觉比所谓的便秘肯定要难受无数倍。

    不知不觉想了这么多,却发现宁碎碎正睁大眼睛我着我,仔细看,宁碎碎非常的性感,这就是宁碎碎她这个年龄应该有的魅力,宁碎碎的脸,确实是那种在任何舞会都是全场焦点的那种,而且加上宁碎碎的身份,我想魔都任何一个人女人看见她都会自叹不如。

    “我是不是太啰嗦了?”宁碎碎翻了一子脑袋躺在了我大腿上。

    我摩挲着她那一头漂亮的黑丝,“怎么可能?就是有点像我妈!”

    可能本来是想要享受我的夸奖,宁碎碎笑的很幸福,但是听到我说这么一句一下子变了一下脸,但是很快又变回了那副在我面前才会的小鸟依人。

    “阿定哥,想知道我来魔都之后的生活吗?”宁碎碎又坐了起来,脑袋靠在我肩膀上,眼神恍惚。

    我没说话,也没点头,有些事她想说出来自然就说了。

    “我搬来魔都时候,其实很舍不得你,那个时候总是想着有一群哥哥能够保护自己,搬来魔都之后,受到了同龄人很多的欺负,因为都没有一个能够为自己说话的哥哥能够出来帮自己说话,虽然那时候我们家已经在魔都声名鹊起,但是这一切都是我爷爷辛苦打下来的。本来我们在羊城,一直都是很高高在上的那种,突然来到魔都,就变成了一个新人,到处任任欺负。”

    我认真听着她讲的每一句话。

    宁碎碎依然靠在我肩膀上,但双手却把我抱得更紧了。

    “羊城和魔都不同,我在羊城还有你们这些哥哥啊什么的能够保护我,我在魔都就是一个人,具体来说,只有一个弟弟,就是我舅舅的儿子,跟我的关系是好的,魔都这边除了我舅舅对我好之后,其他人都爱理不理的,也是因为我老爸的原因,我老爸本来在家里是非常有话语权的,但是。!”

    我点了一根烟,沉默了下来。

    宁碎碎红着眼睛道:“最终他还是输给了生活!”

    “在我们来魔都的第三个年头,因为一些事情,当然,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些事情的真正原因,但是我知道,这些时候都跟王家这些人有关,因为我老爸受不了压力,跑去自杀了,这对我和妈妈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那时候已经大学毕业的我,因为爸爸的死直接让家里本来蛮有地位的而我们直接一落千丈,所以我们母女两在家里就变得无依无靠,所以那时候,我才发誓,我一定要给妈妈最好的,爸爸给不了的,我全部都要给他。”

    我大口大口的吸着烟,苦笑道:“碎碎,我也不敢跟你保证什么,但你以前受到的那些委屈,总有一天我会帮你找回公道,请相信我!”

    “这些都不重要了,有你陪在我身边,我知足了!”宁碎碎又开始抽泣了起来。

    她坚持了这么多年,苦不苦,谁知道?

    但苦到说不出口,这还不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