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都市言情 > 风情乡野 > 第17章 粉嫩嫩的媳妇
    开春以来,秀水镇的七里村邪一件接一件,首先是村西头那棵百年老槐树被雷劈了,不但被雷劈了,而且起了火,烧得只剩下一截枯木。那颗百年老槐村可是神树,是七里村的守护神。小孩高烧不退、夜里哭闹不止之类的,只要找瞎子陈去拜拜槐树,摘点槐花、槐叶,甚至是槐树皮煮水喝就能好。至于别的,几乎也是有求必应,在七里村人心里,这颗百年老槐树就是他们的神,他们的精神支柱。

    “天啊,这是造的什么孽啊!”算命的瞎子陈抱着槐树眼泪鼻涕一起下,老槐树一倒,可就断了他的财路。其实槐树并无什么神力,只不过瞎子陈略通医术,又能揣摩别人的心思,所以借助老愧树的渲染,瞎子陈才能在村里有至高的威信。

    瞎子陈跟死了亲爹一样的难过不说,槐花树倒了之后,整个七里村都失了支柱。

    偏是这个时候,老羊倌居然做出一件天地不容的荒唐事来——他居然要娶羊当老婆!喜帖发遍了整个村子,特地说明不需要喜钱,带着张嘴来吃就行。羊肉管够,谷酒畅开了喝,老羊倌很是大方。

    真真是疯了,居然娶羊当老婆!村里的人诅咒着这个天杀、被伦理的老畜牲,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比起羊倌来说,今年春天雨水太少成了村里人最大的心患。七里村年年春天怕得不是雨水少,而是雨水太多,今天天也奇了怪,除了春雷乍响那个夜里实实在在下了一场好雨之外,接下来的日子干打雷不下雨,好好一个春天,地居然干得龟裂!

    至于老张家的婆婆无缘无故的发了疯,老李家的孩子在山上砍柴的时候迷了路,村里人寻了三天三夜才寻着人,都说是鬼撞墙。反正奇奇怪怪的越传越邪乎,越传越让人心里发慌。

    “陈大仙,你说这算怎么回事呢?”一伙在村里有些威望的老人聚在村长家讨论对策,瞎子陈坐在村长下首,颇有些地位。

    “村长,这还用说吗?自打槐花村被雷劈火烧之后,村里没有村神镇着,各种妖孽自然冒出头来。依我看,得重新建个大神庙,镇住这些妖孽。”瞎子陈斩钉截铁的说。

    “大神庙?那得多少钱啊!”陈皮皮皱了眉头,瞎子陈的底细他是知道一些的。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地方所谓的大神庙都是供奉道教三清的大庙,没个十几万根本想都不要想。

    “请大神能计较钱吗?能计较钱吗!你就不怕有报应?你就不怕天打雷劈?”瞎子陈激动起来,建大庙不但挥油水,而且大庙建成之后不就是他瞎子陈的吗?

    “啥天打雷劈啊,槐花树不也一样嘛!”王永正跟陈皮皮是邻居,也是亲戚,自然帮着陈皮皮说话。实在来说,在座的人都知道瞎子陈心黑,想借着修庙捞钱。

    瞎子陈一下就跳起来,跟王永正和陈皮皮激烈的吵了起来,村长陈卫国拍着桌子叫这些人闭嘴。

    “王助理,你是文化人,你说说该怎么办?”陈卫国问王嘉。现在王嘉是镇长助理,村里人把他看得相当重。

    “迷信不迷信的暂且搁到一边,作为镇上的助理我只能从科学的角度上来解决问题。如果大家愿意听,我就说;不愿意听,就当我没来。”王嘉以退为进,先给自己留足余地。

    “镇长助理的话哪能不听呢。”见众人都点头,王嘉开始说:“别的事我不知道,但今年春旱说怪也不怪,现在什么乱了套,连羊都当了老婆还有啥不能发生的?偶尔春雨晚几天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我查过天气,最晚三、四天后雨就会下来,而且是持续好些天的大雨。”

    “要不这样,不管下不下雨,庙还是要修的。村里有五百多人,一个摊一百块就是五、六万块,再找村里的能人多捐点,多少也能凑个八、九万。大庙修不起,咱修个小庙,等以后有钱了再扩建就是。”村长陈卫国的上门女婿李进春是村里的书记,脑袋瓜子灵得很,他可不想放过这个捞钱的机会,“反正庙总是要建的,晚建不如早建,也好给大家伙安心。”

    见李进春开了口,在坐的人就晓得村长的意思,虽然不情愿,但也只能同意,要晓得村长陈卫国是村里的权威,说一不二的人物。

    李进春是上门女婿,地位低,所以殷勤的送上了年纪的老者回去。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岳父已经午睡,再到厨房寻去,果然锅里只剩下冷冷的饺子汤。

    “阿凤!”李进春脸上青筋都暴了出来,自己个媳妇不用说,煮了饺子给陈卫国吃,却不管他。八成又是窜到别人家打麻将牌去了,这个懒娘们,居然看不起我!

    气不过归气不过,饭还是要吃的。一边洗锅,李进春一边流眼泪。是,自己不争气,做了倒插门的女婿,可也不该这么看不起人吧?家里田头的事一样没落下,到了晚上还得由着陈阿凤虐待。一想到陈阿凤跨在自己头上,趾高气昂的强迫自己舔她恶心的白带,李进春恨不打一处来。

    回头我就掀了她的牌桌!李进春气冲冲吃了碗白面,就去找老婆算帐。村子不大,转了半圈就看见自己老婆正在翠姨商店打麻将。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打扮的花里胡哨,更过分的是穿着件火红色的低胸T恤,俯着身子抓牌时,大半边白花花的‘乃’子就露了出来,连‘乃’头也隐约可见。旁边围着一圈的男人,哪里是看打麻将,纯粹是看自家老婆的‘大乃子’!

    李进春血涌上门,冲上去正要掀桌子的时候,却看见王嘉在商店里端着大碗吃饭。

    “王助理!”李进春忍了忍,终于没去掀桌子,走过去跟王嘉搭话。

    “李书记啊!”王嘉放下碗很热情的跟李进春握握手,还给李进春敬了一支香烟。

    李进春很是高兴,忙摇晃着手说;“抽我的,抽我的。”

    “都一样,客气什么。”王嘉说这里太吵,领着李进春到里屋说话。李进春受宠若惊,把王嘉视为知已,说了很多心里话。

    “我知道,你这个村支书当得不易。不过,再难,你也要把担子挑起来,我看你是有这个能力的。”王嘉的话给李进春相当大的鼓励,以至于李进春把自己的委屈竹筒倒豆子般倾叙出来,“表面上我是个支书,其实拿主意的都是我岳父。有了成绩是我岳父的,出了差子就我担着。这都不算什么,关键是我岳父封建又保守,王助理,你看看别的村子都搞得红红火火,可我们村还穷得叮当响,不改革不行哇!”

    “嗯,你说得很对,如果还墨守成规的话,七里村永远不能富裕。不过,鉴于,你和村长的特殊关系,上面也很难安排。”王嘉有意拉拢李进春,因为他想把七里村当作自己改革的试验田。要往上爬就必须做出政绩来,王嘉是这样想的,刘军也是一样,反正七里村穷到底了,再折腾也折腾不坏,可万一做出成绩,就是自己硬绑绑的政绩,何乐而不为呢?

    “王助理,请你放心,我这个人公私分明的很。”李进春拍着保证。

    “你叫我怎么放心呢?毕竟陈卫国是你岳父,要是闹起来,你和你老婆还怎么过日子?”王嘉欲擒故纵,敲打着李进春。

    “这个娘们!”李进春狠狠的吐了口痰,把陈阿凤的霸道和嚣张说了一通,见王嘉笑而不语,便下了决心,附在王嘉耳边密语:“只要王助理支持我,那个娘们我送给王助理啦。虽然我娘们三十多,但白花花的身子,嫩的肉,身材也好,保证王助理爽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