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都市言情 > 暧昧房东 > 185.第一百八十五章 名器阁
    [第1章  正文]

    第185节  第一百八十五章名器阁

    王羽飞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了美女服务员身上,巧的是,被男人盯着的美女扭动腰身走到了男人面前。]

    女人略微弯下腰,娇滴滴的问道:“尊贵的顾客,您好,需要什么服务吗?”

    看着女人因为弯腰而露出的两团粉嫩以及中间幽深的沟壑,王羽飞心里暗赞一声。

    “请问尊贵的顾客需要什么服务?”女人姿势不变的又问了一次,只是这次的声音变的更加娇柔。

    “哦,听说这里的名器阁很出名,我慕名而来想试试。”王羽飞的眼睛虽然盯着女人的胸口,可他眼角的余光一直在打量着周围。

    只见大厅里除了这一批身材娇好的美女服务员外,还有一些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

    而令人诧异的是,在这些西装笔挺的年轻人前面,驻足的居然同样是男人。

    看到这里,王羽飞明白了过来,难怪有同人阁,原来是男男的最爱,一想到两个男人那样,王羽飞顿时感到菊花一紧。

    诺大的会所里进出的人员不是很多,显得有点冷清,可从这些人的穿着打扮上可以看出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

    女人在听到王羽飞的话后眼睛一亮,能进入四阁楼的人物都是非富即贵的。

    如果他能看上自己的话,自己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重要的是眼前的男人年纪很小,而且样子也不差。

    想到这里,女人脸上的表情更加热切,恭敬的说道:“尊贵的顾客,请您出示会所的贵宾卡,我需要确定您有没有这个资格进阁楼。”

    听完女人的话,王羽飞愣了一下,“先给我说说进去要什么资格?”

    “好的,进阁楼的底价是一千万,而且顾客您的贵宾卡上不得低于一个亿,否则进不了阁楼的。”女人耐心的解释了一遍。

    “嗯,知道了,我先看看,一会有需要在叫你。”王羽飞挥挥手示意她可以走开了。

    等女人离开后,王羽飞走到一个头发有点秃,看上去是个富一代的男人身边,在没人注意的时候用手轻摸了一下对方的口袋。

    在对方没有察觉的时候,王羽飞收回手装模做样的把手插进口袋里,然后再把手拿出来,这时候在他手上已经多了一个黑色的钱包。

    作为燕子门的传人,顺一只皮夹是在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翻了翻里面的东西后,王羽飞在钱包的角落里找到了一张黑色烫金的贵宾卡,上面写着地上人间四个大字。]

    找到刚才那个美女服务员,王羽飞把卡递到她手上,“OK,你去看看,弄好了赶紧叫我。”

    女人接过卡片后微笑道:“好的,请稍等。”

    没几分钟,女人就重新出现在王羽飞面前把贵宾卡还给了男人,同时说道:“尊贵的顾客,请跟我来。”

    王羽飞跟在女人身后,看着她圆润的两瓣臀瓣一左一右晃动的时候,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经过装修豪华的走廊,穿过一个个暗格,两人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看着周围的一切,王羽飞感觉自己就像置身于世外桃源一般。

    只见在视线范围的正中心有一个亭子,亭子四周是一堵堵白色的围墙,边上有着一座座高耸的假山,还有一颗颗绿意盎然的桂花树。

    亭子前面有一个巨大的水池,里面有着各色鱼类,在其上还有一座拱桥,从亭子那一直延伸到王羽飞的脚下,中间横跨了整个鱼池。

    饶是王羽飞也被这里的景象震撼到了,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淡淡的桂花香飘进鼻子,如兰似馨。

    让人情不自禁的放松身心,卸下一身的疲惫,王羽飞觉得自己的心灵被洗涤了一次。

    等男人睁开眼的时候,身边的女人笑道:“尊贵的顾客,请您稍候片刻,一会就会有名器上来服侍您。”

    看着想往外退的女人,王羽飞问道:“房间在哪?还有,这里的阁楼都是单独的吗?我想知道东皇会的少主在哪里。”

    女人温婉的回道:“房间在亭子后面的围墙上,南少爷在另一边的阁楼,就在顾客您右手边的阁楼里。”

    道了声谢谢后王羽飞给了女人几张红老头,随后就往亭子那边走去。

    走到亭子里,王羽飞闭上双眼,强悍的精神力奔涌而出,向着右边的阁楼倾泄而去。

    顿时,那边的影像呈立体式图像反馈到王羽飞脑海里。

    只见在一个华丽的房间里,正有一个男人压在一个女人身上运动,从侧面看,这人无疑就是南皇。

    找到自己要找的人后王羽飞睁开了双眼,眼里闪过一道冰冷的寒芒。

    男人的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冷冷的呢喃,“南皇,动我的女人,你就得准备好陨落的代价。”

    话一说完,王羽飞脚下一蹬,身子就出现在右侧的围墙边,右手握拳猛力的往墙上一砸。

    只听轰一声巨响,结实的墙壁上就多出了一个人高的破洞,王羽飞一脚跨入南皇所在的名器阁。

    刚走进右侧的阁楼,王羽飞就高声喊道:“南皇,老子现在就来取你狗命。”

    而原本正在发泄的南皇在听到喊话后,脸上却露出一个轻蔑的神色,他的动作不停,看样子竟然是对威胁毫不理会。

    南皇边做边骂了一句,“傻逼,不说我东皇会的势力,光光地上人间这个会所背后的势力都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

    他身下的女人听到后,娇媚的一笑,“当然,那人就是个傻逼。”

    然而,南皇也不想想,人家是怎么进的这个会所。

    既然能进会所而且还敢无视会所的规矩,这就代表来人根本不怕会所后面的势力,除非疯子,可疯子也进不了会所。

    王羽飞在原地等了十秒钟也不见人出来,顿时知道对方无视了自己的威胁。

    眼睛里闪过一道冰冷的杀意,王羽飞大踏步往南皇所在的包厢杀去。

    自己的任务是吸引保护南皇的力量,可如果趁乱能偷袭的话王羽飞也不介意落井下石。

    然而,王羽飞还没到南皇的房间里就被人拦住了去路。

    “小子,自废真元,饶你不死。”只见一个双眼浑浊的老人背着双手站在了王羽飞的前面。

    听到他沙哑的声音后王羽飞大笑一声,“老头,你以为你在拍电影啊,装什么高手风范,给老子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