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蕊不明白地问:“多多,这是怎么回事?”

    “有些象他什么仇家来寻事了。”

    “那他今天要躲仇家不让还,明天没仇家了,说不准又来找你要,你有卡吗?”

    “姐,要卡干什么?”

    “我这两天事特别多,不好请假,我把钱存你卡上,如果那个黑子又来要钱,你赶紧给他把他打发走。”

    “姐!”安瑞有些不安地说,“这么多钱,你就放心呀?”

    “多多,你这是什么话,你是我弟,我亲弟,我不放心你,还能放心谁,你快把卡给我!”

    安蕊把钱全存进安瑞的卡里才松口气说:“多多,这可是姐工作两年的全部积蓄。”说完安蕊见安瑞用眼看着她,便走上前说,“多多,你不知道,那以后姐都没作业了,姐好不适应呀!”

    安瑞终于笑了,安蕊不由得搂住比她高大半个头的安瑞说:“本来姐今天应该请你吃晚饭的,可是姐有点事,姐就改天请你吃饭。”

    安瑞也伸手搂过安蕊说:“姐,你就放心好了,我不会乱来的。”

    安蕊点点头,看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从这里到帝都还有相当的一段距离,安蕊便和安瑞道了别,赶紧上了公车,对于去赴那个不认识的女人的约,安蕊本不想去,但怕是跟安瑞有关,所以十分忐忑地去了。

    “帝都”是安蕊此生最为厌恶的地方,但它又是江城的象征,是江城的标志,当然这与这个酒店的级别和价钱都是成正比的。

    安蕊走进“帝都”的云顶咖啡厅时,又觉得自己应该换上明以轩给她置的那些衣服,否则与这里的环境真是格格不入。

    安蕊在服务生的带领下,走进了那个不认识女人订的包房,服务生把门一打开,安蕊的想法就得到了证实,果然是那个女人,自己看见过两次,被牛牛称为坏女人的女人。

    这个女人除了漂亮,还有就是那身打扮绝对与这个地方相映衬,不仅仅与这个地方相映衬,应该说她的穿着打扮才配得上明以轩,那分明才是一个档次的,这个念头跳入安蕊的脑里,安蕊吓了一大跳,赶紧甩甩头把这念头甩出脑。

    女人手里夹着烟,特别地优雅,听见敲门声也没抬眼,直到安蕊站到她面前,她才抬起脸,示意服务生退下。

    仅管两人的衣着打扮相差得很远,安蕊也忐忑,还是非常镇定地在女人对面坐下问:“请问,我认识你吗?”

    那个女人打量了安蕊一番十分轻蔑地说:“其实你认不认识我并不重要,再说,我也并不想认识你。”

    “既然我们不认识,你为什么约我到这里,而且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

    “哟,安小姐,你还真是古板,别说你的电话,就是人家国家元首的电话号码,现在想查想窃听都是非常容易的。”

    “我想这位小姐,如果你没找错人,那你有什么能不能直说了吧,我觉得我们俩没有一起喝咖啡的必要。”

    “今儿找你来,只为警告你。”

    “警告!”

    “对,安小姐,请你别纠缠我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