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都市言情 > AV拍摄指南 > 第163章 国家特别保卫处
    停车场上一时安静地只能听到飒飒的夜风刮过。

    “哈?”混混头子喉头滚动了一下,发出了一声如同噎住一般的干笑,“什么玩意儿啊?吓唬小孩子吗?别他妈小看人,老子混了这么多年,会怕几支激光笔?”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连一直唯他马首是瞻的黄毛都没吭声,毕竟场面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的理解范围,他们几个明明站位和朝向不尽相同,却无一例外地被点住了眉心,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他们被从各个方向包围了。

    而远处灯火更迭,小区人嘶狗吠,根本看不到一个人影。

    “喂!”混混头子色厉内荏地冲周远川吼道:“这他妈怎么回事? 是不是你搞出来的?”

    周远川仿佛没听见他的话,他的目光放在不远处的一个点上,混混头子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然而夜色浓重,他揉了半天眼睛也什么都看不见。

    “操!跟你说话呢!”

    对未知的恐惧化为愤怒,混混头子破口大骂,想故技重施再给他右脸补一拳,脚刚迈出一步,一颗子弹破空而来,‘噗’得一声打在他脚尖前不足十公分的水泥地上,擦出一缕一闪即逝的火花。

    混混头子不动了,他的拳头硬是悬停在周远川两眼之间,没敢再前进一厘米。

    “真、真有枪? !”旁边的光头一跃而起,他身材肥胖,此时却灵活得像一只兔子,疯了一样向停车场的出口跑去,寂静中乔桥只听到又一声沉闷的‘噗’,光头软倒在地,用屁股蹭着缓慢向后退,好像出口蛰伏着什么怪物。

    其他几个混混也好不到哪儿去,个个面如死灰,恨不得离混混头子越远越好。

    乔桥紧紧贴着周远川,虽然搞不清楚状况,但她下意识觉得现在还是别问比较好。

    ‘噗噗噗’又有三声枪响,全都打在混混头子面前,一枪比一枪近,直把混混头子逼到绝路,退无可退。他吓得额头挂满豆大的汗珠,完全失去了之前嚣张歹恶的气焰。

    “大哥、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

    最后一枪擦着混混头子的脚尖过去了,他膝盖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好了。”周远川声音不大不小,却很清晰,“我没事。”

    他话音一落,停车场附近的树丛阴影中无声无息地站出来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土兵,他们头戴钢盔,身穿防弹衣,人数不算少却行动得悄无声息,像一群无形的影子。

    狙击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混混几人,这么近的距离,只要敢轻举妄动,绝对会被射成筛子。

    “报告教授!我们来晚了!我会向上级说明情况,接受一切处分。”为首的一个士官摘下头盔,冲周远川稳稳敬了个军礼。他冲身后使个眼色,一个臂上扎着红十字的医疗兵冲上来,麻利地打开随身医疗箱,取出一台奇怪的小仪器,检查周远川的伤势。

    暖花整理水印,其他纯属盗卖。

    “把枪收起来,不要把事情闹大。”

    “是!”士官再次磕脚敬礼,身后齐刷刷收枪,几名士兵冲上去,利落地把混混们‘咔咔’两下卸掉肩膀押在一边。几个在小城镇混了二十来年的年轻人哪儿见过这个阵仗,表情一个比一个呆滞,乖顺得像一群鹌鹑。

    因为就算再傻,这时候也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了。

    “周教授,您看这几个”

    周远川闭着眼睛,他脸上的淤伤非常严重,左边脸颊整个都是红肿的,乔桥想起来他曾经说过自己体质特殊,很容易留下磕碰伤痕,这么一看果然不假。

    医疗兵小心地给他敷上纱布,好歹遮住了。

    “乔桥,你觉得该怎么办?”周远川忽然睁眼看向乔桥。

    “当然是送到警察局了。”乔桥脱口而出,“不然还能怎么样?”

    “送警局是普通人的选择,但在我这里还有别的可挑。”男人好脾气地解释道,却莫名带着一股子不寒而栗的意味。

    “大哥!我愿意赔钱!”混混头子意识到了什么,声嘶力竭地叫嚷着,“不然您打回来吧!怎么打都行!打到你消气为止!我、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

    求生欲驱使下把肚子里仅存的一点墨水也挤出来了。

    “你还敢说? !"一直对周远川恭恭敬敬的土官忽然暴起,闪电般一脚踹过去,混混头子直接被蹬飞出去七八米远,摔在水泥地上痛苦地呻吟。

    “你知道你打的是谁吗? !”士官不解气似的大步走过去揪起混混头子的衣领,狠狠掼在地上。即便特意收着力气,国家特别保卫处出来的人手劲儿仍然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混混头子头被磕出个口子,血糊了半张脸,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周教授的大脑是国家的宝贵财产!你居然敢打他? !要是打出什么问题,你负责得了吗? !”

    “算了,张队长。”周远川温和地制止,“只是轻微脑震荡而已。”

    乔桥明显看到被叫做张队长的土官额头上的青筋跳了一下,一边的医疗兵已经做完初步处理,但表明可能有更严重的问题需要去军区医院做一遍细致检查。

    “那就不用了,我没什么事。”周远川握住乔桥的手,“你们回去吧,这几个人就按她说的意思办。”

    “周教授!”张队拦住周远川,“抱歉,您必须做一次全面检查,这是上级给我的命令  ,我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您在外度假时的安全。”

    “不需要,有危险我会联系你的。”

    “周教授,从您呼叫我们的那一刻起,您的保护级别就被上调了,以上级的命令为最优先。”

    周远川轻轻叹了口气,他没再坚持,很快一辆不起眼的轿车驶入停车场,周远川拉着乔桥坐了进去,几个混混则被一名便衣士兵押往附近的警局,为了安全,士兵包括张队都不能暴露身份,混混们会被以情节严重的抢劫名义关押。

    车里,周远川简单给乔桥解释了一遍,像他这样参与国家前端科技研发的科研人员,外出度假时都会配备一支特别保卫小队,平时处于待机状态,一旦有危险就会迅速出现,必要时甚至可以牺牲全队为他谋求生存机会。

    “哇"乔桥佩服得五体投地,“还有这种好事? 我、我现在学物理还来得及

    吗?”

    “除非你肯付出很大的努力。”周远川微笑道,“不过理工类学科都需要一点天赋,我记得你数学不好吧?”

    “咳咳,只是没有遇到好老师啦。”乔桥嘴硬道,“努力一点一定能学会。”

    “努力只是过程,但天赋决定你的上限。”

    “你不应该给我灌一点类似‘天才都是99分努力加1分灵感’这种鸡汤吗”

    “在这个领域钻研越久会越发现天赋的重要。”周远川温和地回答,“走到我们这个位置,大家的努力程度不会差多少,但仍然有人几天就能想明白一个问题,有人需要几十年都想不通。天赋和智商的差距,比你想得大得多。”

    乔桥丧气不已。

    “不过你还有其他选项,也能轻松享受到这个待遇。”

    前排开车的张队长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比如?”

    “跟我结婚,成为周太太的话,就能顺理成章地申请家属保护了,规格只比我小一点哦。”

    张队长咳嗽的声音更大了。

    “我没记错吧? 张队长?”周远川笑道。

    “周教授,我只是个当兵的,不懂这些,但我还是希望您能慎重做选择,您的伴侣是最接近您生活的人,如果被境外势力渗透,后果不堪设想。”张队长回答得一板一眼。

    “这个不用担心,乔桥很好,而且我已经求过婚了。”

    车里一时非常寂静,果然周远川接着补刀:“但她拒绝了我。”

    张队长痛心疾首的表情在后视镜里一闪而过。

    汽车开到最近的军区医院,全院院长带着几个医科主任早做好准备,周远川被带去做复杂的检查,张队和乔桥都只能等,折腾到快天亮医生才确认没有问题,不过该上报还是上报,这件事算保卫处挺严重的失职,乔桥看张队等待的间隙一直趴在桌子上愁眉苦脸地写检讨,估计一个处分是跑不掉了。

    回去的时候仍是张队开车,乔桥困得一直在打盹,周远川则盯着窗外不知道想什么。

    “停车。”他忽然开口。

    张队反应很快,一脚下去汽车刹住,他回头:“周教授?”

    “他怎么在这里?”

    乔桥也醒了,顺着周远川的视线往外看,不远处是一个菜市场,昨晚打了周远川一拳的那个混混头子正摇摇晃晃地经过,他额头简单地贴着个创可贴,肢体还不太协调,脱臼的地方估计是刚安回去。

    张队脸色很难看,接着掏电话:“我这就问问怎么回事!”

    过了一会儿,送他们去警局的便衣回话了,便衣也非常委屈,强调自己确实是以抢劫的名义报警的,警局也承诺会收押,因为还有其他任务在身,他做完笔录就走了,至于为什么人又被放出来,一概不知道。

    “腐败。”张队捶了下方向盘。

    “这种小地方很正常。天高皇帝远,有熟人的话被放出来也不奇怪。”

    乔桥赧然道:“太丢脸了。”

    “没关系,你的家乡还是很漂亮的,瑕不掩瑜。”周远川微笑,“我只是有点奇怪,他们几个如果真有警局的背景,不应该会沦落到去抢劫。”

    “对啊,缺钱才去抢劫,有这么硬的关系怎么会缺钱嘛。”

    “你记不记得闯进我家的那个人?”

    乔桥灵光一闪:“姜原? !他说他警局有人。”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这好像说不通呀。”

    “张队长。”周远川出声道,“先不回小区了,去警察局。”

    “好。”